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5级免费看

仁征

内容详情

进入蟠龙后山,沿着那幽幽小径一直深入到紫竹林内,可见一处草庐。此时,草庐外的庭院内,一青衫老者正悠闲的坐在那闭目遐思,旁边一小童,年纪与小狗子相仿,正为老者煮着清茶。这时,一直鸽子飞入庭院内,小童跑近了一看,笑了笑说:“爷爷,是十五,范爷爷来了”。老者轻摇羽扇,悠悠的说:“治儿,去将爷爷尽早新采的茶叶拿来煮了,给你范爷爷喝”。“好的,爷爷。”治儿应答,“不过今天范爷爷比往常要早到了一刻呢”这位老者正是范旭口中所说的老友,名叫东方良,字立业,乃大汉智者东方朔之后,性喜安静,一直隐居于此,那小童并非他的亲孙,乃是东方良在山野外捡来的,因小孩非亲非故,东方便把他留在了身边,并取名东方治。说到此处,其实范旭仍然并未到达草庐,只因东方先生在紫竹林内驯养了一群信鸽,每每范老来时,那只叫十五的鸽子便会飞入草庐,给主人报信,所以一老一小才会提前知晓。约莫一刻钟时间,范旭来到了草庐门口,治儿迎来上来,道:“范爷爷来了,刚刚治儿还在跟爷爷说您今天也比往常早到了一刻呢。”“哈哈,治儿向来可好?没想你人虽小,却已是这般心细,老儿今天确实比往常也早到了啊,不知老儿喜欢的茶水可已备好呢?哈哈···”“老友近来可好,茶水正好备好,是我今早上那蟠龙山新采的,加上晨露泡制,老友快请一品”却是东方良答话了。一盏茶喝毕,东方良道:“老友此次前来,比以往早了半刻,确实为何?”“知我者莫若东方啊,想我范子文不敢以名士自居,但也自问学识不弱,却是无处施展才华啊”“子文何须如此执着,想你我已是年老体迈,却还来谈什么平国治天下?只怕是有心无力啊。”“呵呵,这是老朽庸俗了啊”“子文,你我现在再来谈这些只能是自增烦恼,还不若寄情山水,与这野兽飞禽为伍,安度晚年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哈哈,立业兄的胸怀,让子文惭愧。”范旭,望了望一旁的治儿,随即又笑道:“不过立业兄只怕并未失去那治理天下的雄心吧”。“子文啊,你我相交莫逆,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啊”。东方良喝了口清茶,笑望子文道:“造福乡里,治理天下,并不一定要我们亲身前往,况且目前,立业以为还未到时候啊,也就无须自添惆怅了”。“哦?那东方兄以为何时才是适当之时呢?”“子文兄,如今大晋天下,熙熙攘攘,看似百姓安生,天下太平。但是,实则已经是暗咀已生,只怕已经开始慢慢的腐化。”“开元皇帝创立大业后,为奖励有功之臣,封奉了各路诸侯王爷,只怕也为这埋下了病症啊··”“子文说得没错,如今各路诸侯都是拥兵自重,北有燕王,拥兵五十万,一支铁骑兵精良之极,少有敌手。而且燕王是三朝元老,其人虽智谋稍欠,但一把大金刀,已是所向无敌,如今虽已年近末年,但却仍然宝刀未老,难逢敌手;南有镇蛮王,将兵四十万大军,兵强马壮,且镇蛮王谭富素有英勇之名,治病严谨,其人不单勇猛,而且很有谋虑,他旗下的这支队伍虽然比燕王数量为不及,但其战力恐怕并不逊色;西凉王拥兵四十五万,西凉素产良骑,军队军士各个骑术极佳,西凉骑骁勇善战,天下闻名啊;关中侯虽然只统领军士二十五万,但旗下军士个个都是精锐,且其旗下张奔,李梁,刘阜、司马御四大猛将,分别统领关中骑、神羽营、神武营、神机营,四支军队天下无人不知,加上关中侯坐镇关中肥沃富庶之地,资源丰富,且关中侯刘裕在京任职,朝堂上羽翼遍布,虽然军队是最少的,但是战力却是最强的一股势力,日前听说,刘裕现在在朝堂之上已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今皇帝对他也是言听计从哪;另外还有西南守将李焕,领兵十万,但西南之地三面环山,有天险可守,他这十万之兵也是不可小看呐”“恩,这些诸侯,现在已经有了拥兵自立的势头,上次皇帝过大寿时,地方诸侯没有一位亲自赴京祝寿的,好像商量好了似地,都推说有紧急军务要处理,抽不开身。其实就是已经不把皇帝放在眼里,而且也防范着关中侯对他们发难呐。”“子文啊,所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怕不过十年之数,这天下又会陷入战争纷乱之中,黎民百姓又将陷入水深火热啊。不过,到那时,你我估计已经谷埋深山咯,呵呵”“立业兄啊,想你我均是满腹经纶,心里装的都是治国安天下之大计,却只能感叹报国无门,想想十数年后,天下又会征战四起,民不了生,你我却又如何能安生九泉?”“是啊,想我东方良虽素无大志,闲云野鹤惯了,但也不愿看见天下百姓再次处于长期的战乱之中,希望十数年之后,有枭雄出来拯救这民间的疾苦才好。”说这话的时候,东方良看了看,在一旁的治儿。治儿这孩子虽小,却听得两位老人谈论天下大势津津有味,并若有所思。“治儿啊,去把我放在书架上的那幅字帖拿来给范爷爷看看”,这回东方良转头对治儿说到。“好嘞”治儿转身进屋。“东方兄对治儿期望很高啊”,范旭看着东方治进屋的身影道。“治儿是个苦命的孩子,大小举目无亲,我把他带着身边倾心调教,希望这孩子长大后能有一翻作为。所以,子文兄每次来,我都会要求你指点他的学问。哎,我看这孩子以后随是治国良才,身上却并无帝王之气。”“立业兄是不是担心治儿以后像你我一般,遇不到明主,壮志难酬?”“子文兄,你我相交一场,知我甚深啊。”“范爷爷,这是我爷爷新写的字帖,您请看”。这时,东方治已经拿了字帖出来。范旭接过字帖,上面写到:“仁征:夫战,有三策;战,为下;征,未中;服,为下。战阀人者,以战屈人;征讨人者,以智服人;夫王者,以德御人。仁者,可讨天下耳。”看完,范旭拍腿道:“立业,好字,字好意更好哇,哈哈”。“哈哈,仅仅是寄托些许闲情而已”。说罢,已是到了,入幕时分,范旭便起身告辞。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立业兄,下次子文来时想给你引荐一个我的学生,也可给治儿作个伴,老友觉得可好?”东方良,愣了一下,随即会意,“那届时恭候老友大驾了”于是,两人便作揖拜别。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