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5级片

上品文豪

内容详情

“驾!驾!”一匹飞奔的骏马正在临安城中的道路飞奔而过,马上正坐着一个手拿锦帛的黑衣男子,不停的扬着手中的锦帛,高声的喊着。“陈家公子陈昂高中解元,夺得六省乡试之首。”路旁的人赶忙让开,将道路让给男子通过,一脸艳羡的看着黑衣男子手中的锦帛,眼神中全是羡慕。“我就知道陈大公子不是一般人。”一个黑色麻衣男子对着旁边素色麻衣的男子说道。“你以为就你知道啊,我可听说,这陈家大公子可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不知是真是假。”被问的素色麻衣男子一脸我知道的比你多的不屑的看着黑色麻衣男子。“这种事难道还有假,人家陈大公子可是三岁诵章,七岁作诗,十岁就过了童试,成为秀才,这才十六岁就是乡试之首,成为了举人大人,估计不出几年,就要夺得大夏的状元,成为我临安府这么多年出的第二个状元,难道还不是文曲星下凡?”被蔑视的黑色麻衣男子,一脸不忿的将陈大公子的丰功伟绩说了出来,看着周围人羡慕的表情,以为自己就是陈大公子一样,趾高气扬的。一旁的陆远看着这些平头老百姓讨论着与他们生活无关的事情,还这么在意这些,不由的摇了摇头。一旁的那个趾高气扬的黑色麻衣男子见陆远看着他不住的摇头,心中不由的有些恼火,不由的出声说道:“陆小子,你摇什么头?”陆远看着眼前的男子,用手指着自己,迷茫的看着他,意思是你说我?“当然了,不说你,还有谁姓陆。”黑色麻衣男子觉得自己的耐心就要被陆远消磨光了,有些大声的对着陆远说道。陆远揉了揉耳朵,看着眼前的男子壮硕的身体,在看看自己的小身板,不由的小声的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摇头?我又没对你摇头。”麻衣男子看着有些畏畏缩缩的陆远,不由的有些瞧不起他,看看陆远的小身板,也不想留个欺凌弱小的名声,对着陆远骂道:“我看你就是羡慕人家陈大公子,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人,人家是你能质疑的。”一旁的人听到黑色麻衣男子说有人质疑陈大公子,转过头来,看到是陆远,不由得蔑视的看着陆远,嘲讽的说着。“人家陈大公子可是六省解元,我临安望族陈家的大公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一个屠户之子,也敢质疑陈大公子。”一个男子有些嘲讽的说着,说道屠户的时候不由得笑了出来。“人家可不仅仅是屠户之子啊,人家陆远‘陆大公子’可是我临安城的名人啊,连考童试六年,一直是倒车尾的几个,真的白费了陆屠户花钱送你进书院。”另一个男子见有机会可趁,落井下石的说着。“......”陆远只是淡淡的听着眼前人的嘲讽之声。对,他是屠户之子,可是他有着一个爱他的父亲,拼尽所有将他送进书院。对,他是六年倒数,可是谁也不知道现在的陆远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陆远了。陆远转过身,不在理睬这些人,朝着不远处河边自己家的摊位走去,远远的就看到自己的父亲手拿着一柄巨大的杀猪刀,正在熟练的给人切着肉。穿着一身破布麻衣的陆父陆有财看到不远处的儿子回来了,赶忙喊道“远儿,回来了吗?你等我一下,为父马上好!”说完利落的帮着眼前的男子剁着桌子上的猪肉“这位先生,你要的精肉。”不一会儿,陆有财就收拾了摊位,准备带着陆远返回家中,陆父左手拿着各种器具,右手对着陆远的头就是一个脑瓜蹦“你是不是又逃学了。”陆远摸了摸被敲的脑袋,一脸委屈的说着:“父亲,他们学的太低级了,我都十六了,还天天跟着七八岁的小孩子一起修学,实在太丢人了。”“你还知道丢人啊,人家十来岁就能过童试,取得秀才的文名,你看看你,都连考了六年,年年倒数。我还嫌丢人呢!”陆父听完有些恼火的说道,眼神中有些望子不成龙,“想不去书院,可以。一个月后的童试你能通过你就可以不用去了。”陆远有些无语的看着鲁夫,他也知道通过了就不用去啊,陆远现在所上的书院是一所普通的启蒙书院。在大夏,书院分为几级,从最低的启蒙书院‘童生院’开始,‘秀才院’,‘举人院’,以及最高的国子监。每通过一个等级的考试才可以去到下一个书院学习,不过这只是官家办的书院,在一些名家鸿儒办的书院学堂里,有些根本不分这些,初学者教、秀才也教、举人也教。不过那样的书院价格太高,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家所能承受,就算是小富人家都不敢保证能供得起。像高中六省解元的陈昂就是自小在临安城外的西湖书院学习,西湖书院的掌教乃是当世鸿儒李玄,据说此人曾是当今圣上的老师,告老还乡后在西湖边建了一个不大的书院,教导后生。不过李玄收学生不仅仅根据能否有家财供读,如果天资聪颖,李鸿儒也会收之为弟子,细心教导。所以在整个临安城,每家每户都希望能出个天资聪颖的孩子,能被李鸿儒收为弟子。曾经的陆父也这样想过,但是后来陆远六次不中秀才文名,且此次倒数之后,陆父也就对这彻底的失去了信心,只希望陆远能过个童试,考取个秀才的文名,以后至少也能去某个村庄给人当教书先生,不说什么大富大贵,但也能体面的生活,至少不像自己一样,天天起早摸黑的。不一会儿,陆远就跟着陆父回到了家中,陆远赶忙走进桌子旁边,从茶壶中倒了一杯茶水给陆父送了过来,陆父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孩子自从上从摔倒之后变得懂事了许多啊!陆父喝着茶水心里想着。喝完陆父看了看门外慢慢被乌云笼罩着的天空,七月的江南犹如女人的脸,说阴就阴,“远儿,为父先上房,你赶紧拿些干草过来。江南的天啊,说下就下,哪像陇西。缺口要是赌不起来,我俩今晚都得都要成落汤鸡。说完架起一个梯子就上了屋顶,陆远赶忙从午后的的草垛中捧来一大把干草,一只脚踏在梯子上慢慢的递给了屋上的陆父。忙活了一会儿,总算将屋顶的破口堵上了,陆远和陆父简单的解决了一下晚饭,就各回各屋休息去了。陆远回到自己的屋中,只见屋子不过十来平米,唯一值钱的就是一个木板床和床边的书桌了,陆远躺在床上,慢慢的回忆着。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一个月了,陆远也开始慢慢的适应这个世界,从最开始的慌乱到现在的淡然。前世的陆远是一个普通的中文系大学生,学校一般,当然陆远成绩也一般,唯一算得上优秀的或许就是当初为了追中文系的女神,强行的背了许许多多的唐诗宋词,虽然最后结果还是一样,毕竟那是个看脸看爹的时代。陆远一直有些无语,听过被车撞穿越的,听过被雷劈死穿越的,也听过玩游戏被电死穿越的,怎么也没想到能被书砸死穿越的,对!你妹看错,陆远就是被书砸死穿越的,那天陆远经过图书馆时,听到头上传来‘飕飕’的声音,抬起头,就看到一本硕大的黑影朝着自己的头上飞来,陆远依稀记得自己闭上眼时看到的是一本巨厚无比的书《牛津英汉大词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陆远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跟中国古代一般,只不过这个朝代叫大夏,这是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文人的地位非常之高。这是个重文轻武的世界,大夏建国越有千年,征服了周围几乎所有的国家,仆从国无数,随着繁华的累积,国家的安定长久,士子的地位越来越高。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唐诗、没有宋词,没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李白、没有“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的杜甫;没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苏轼,更没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李大才女。陆远知道这是他的优势,将这些诗词都记下来终于发挥了用处,虽然上辈子没追到女神,这辈子凭借着这些至少能做个小地主,娶个美娇娘吧!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