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5级片

双城小子复仇记

内容详情

车窗外的太阳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大地上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今年的春天怎么来的这么难呢?我们一行六人越发觉得冷了,二嫂紧紧抱着三岁的小侄女万荣,不时把孩子的小手放进怀里温暖着。五姐照看着五岁的侄儿树镂,怕他冻坏脚,时常把他从座位上抱下来,让他跺跺脚。二嫂的姐姐徐金氏,自从徐大哥被日本鬼子打死后,越发显得苍老了,她身体也不好,由我照看着。小树镂忽然问道:“姑姑!双城还有多远啊?”“在火车上不能乱说话,越说话越冷,咱们一会儿就到了。”五姐怕孩子说走了嘴,就哄着他,拿出炒熟的苞米豆给他吃,好堵上他的嘴。“我也要吃!”小万荣看见树镂吃得嘎嘣嘎嘣的,觉得好玩,也伸出小手嚷着要吃。徐金氏逗她:“你个小孩伢子,牙还没长全,能咬动咱东北的苞米豆子吗?”“能咬动!咱家的大萝卜那么大!我还能咬动呢。”这时,邻座的四个人都侧过头来盯着我们,那个金鱼眼睛还剜了我一眼。从佳木斯一上车,这四个人就鬼鬼祟祟的,吆五喝六把邻座的几个人赶走,他们就霸占了座位。那个大金牙还不停地抽烟,呛得小万荣直咳嗽。其中一个长得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只有那个年轻的大个子还有点人样。两个孩子嘴里有了吃的东西,老实多了。在牡丹江换车的时候,那四个人又跟上来了,还是坐在我们的邻座。我想这几个人肯定是特务,他们是在跟踪我们。我隐隐约约知道,二哥二嫂和姐姐都是**,二哥前几天到林子里找部队去了,我们几个在佳木斯也没法待下去了,只好匆匆忙忙赶回双城的老家。可是这几个家伙一直跟着我们,在牡丹江也没有把他们甩掉,只好到哈尔滨再想办法了。到了哈尔滨,我们上了一辆有轨电车。没想眼看到车门马上要关了,那四个人又跳了上来,在车厢后面远远地监视着我们。五姐和二嫂对视了一下,领着我们在道外就下车了,住进了景阳街的天泰客栈二楼的20号房间,那几个坏蛋象跟屁虫一样住进了21号房间。二嫂低声对五姐说:“咱们不能回双城了,得找机会甩掉他们。”“看来想半夜里走脱也不可能了,他们就住在隔壁,我们又是老的老小的小,都出去太难了!”五姐忧心如焚地说。“那就和他们拼了!”二嫂露出刚毅的神情,接着慢慢俯下身,把小万荣紧紧搂在怀里,几滴眼泪落在孩子熟睡的小脸上。“要不我照顾他们,反正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你们俩趁着天黑快跑吧,找二哥去!”我试探着说。“不要说了!宗民。不行!就是死了也不能丢下你们!”在我们家里最倔的除了二哥就算五姐了,我不敢再说什么。夜太难熬了,我不禁眼皮打架,迷迷糊糊睡着了。“当!”门被砸开了,四个特务领着警察冲了进来,五姐抡起茶碗砸在“大金牙”头上,“大金牙”怒不可遏,张牙舞爪向五姐扑了过来,五姐一口咬在“大金牙”的手上,竟然把“大金牙”的手指头咬掉了,“大金牙”疼得吱哇乱叫,这时,过来两个警察纠住五姐的头发猛力地往墙上撞。二嫂也用木头板凳砸在一个警察的头上,“金鱼眼睛”扑向床上的小万荣,二嫂忙去护住,被“贼眉鼠眼”薅住头发也向墙上撞去,“金鱼眼睛”气急败坏,抓起小万荣摔在地上,“大金牙”还上去踩了一脚。我急红了眼,操起板凳腿就要拼命,“大个子”掏出手枪指着我:“别动,再动毙了你!”这时,五姐和二嫂已经被这些汉奸打昏了,鲜红的血从她俩头上流出来。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姐姐和嫂子拖上了汽车,我要去追,被徐金氏抱住了:“快看看孩子吧!”我轻轻抱起小万荣,小万荣已经是鼻口流血,断了气了。我泪流满面,这可咋和二哥交代啊!我把小万荣的血迹擦干净,把她轻轻放在床上,不知怎么办才好。小树镂已经吓傻了,独自躲在墙角哭泣,苞米豆子撒了一地。我抱起他,摸摸他的头,在混乱中不知什么时候孩子的头磕了几个大包。“好孩子,不哭,叔叔给你揉揉!”“我要妈妈!我要姑姑!”“妈妈和姑姑办事去了,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不是!妈妈和姑姑让坏蛋抓走了!”“好孩子,听话,叔叔把你送回老家,就去救她们!”我心里非常清楚,姐姐和嫂子再也回不来了,现在我要安顿好孩子和嫂子的老姐姐,因为我已经十六岁了,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当我走出天泰客栈的时候,在心里发狠道:我是小子!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夭折的孩子是不能埋进祖坟的,况且我们穷人家也没有像样的坟地,只能随便找个地方把小万荣埋了。双城是个四方城,城外到处都是乱葬岗子。我抱着小万荣跟着大哥来到西门外,在一棵小树下挖了一个坑,把小万荣放进去。小万荣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好像睡着了一样,可怜的孩子呀!你的爸爸一去不回,你的妈妈生死不明,在这个吃人的世界只停留了不到三个年头,怎能不让我心如刀割。用草袋子盖上她的脸,大哥开始填土,我不忍心看,背过身去默默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哭有什么用?可恨的“金鱼眼睛”,我要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当泡踩;可恶的“大金牙”,我要把你满口的牙都拔下来!第二天,我忍不住又来到那棵小树下,凝视着树下小馒头一样的土堆。“啪!”地一声,一只小麻雀从树上掉下来,扑楞几下翅膀没气了,小脑袋被都被打碎了。我抬头一看,一个穿着破警服的小要饭的正呲着牙向我笑,他的头发乱蓬蓬的,脸上鼻涕拉瞎的一层灰土,大概好几年都没洗过脸。“找死啊!吓我一跳!”“呵呵,学生,一个人寻思啥呢?这里埋的是你的小媳妇吧!”“滚犊子!没你啥事儿!”“嗨!还挺厉害,有什么难心事跟老哥我说说,你看咱小要饭花子还活的乐呵着呢。”我看这小要饭花子还有点人味,就和他唠了起来。原来那年日本鬼子进攻哈尔滨,在双城堡火车站被赵团长打死了四百多人,日本鬼子红了眼,动用了飞机和坦克,小要饭花子的父母被日本鬼子的炸弹炸死了,他家的房子也被炸塌了。这小子就要饭了,住在南门里的花子房。没穿的,就捡点警察送到花子房的旧警服,吃不饱的时候,就用弹弓打几只麻雀烧着吃,反而练就了一手好弹弓,说打麻雀脑袋绝打不到麻雀翅膀。倒是啥也不想,活的乐呵。听说了我的遭遇,小要饭花子直拍胸脯。“老哥帮你报仇,我这弹弓送给你!见面礼。”“那你使什么?”“我还有呢,跟我好好学。”我以前玩过弹弓,只是打得不太准,好在这东西是熟套子,和小要饭花子混了一段时间,倒也和他玩的不相上下了。有一次竟然打了一只乌鸦,这年月死人多,乌鸦也就多了。可是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弹弓能打死乌鸦,再大点的东西能打死吗,我报仇是要杀人啊,我要杀死那帮汉奸特务,杀死那帮小日本子,用弹弓不是开玩笑吗。最好是弄到一把枪,一枪就能撩倒一个,可是弄枪也太难了。我忽然想到,以前和二嫂的弟弟金鹏宇在他家玩,上房抓麻雀的时候发现一把古代的短剑,那把短剑锈迹斑斑,却是异常锋利,轻轻一碰剑刃就把我的手指割出血了。对!去找那把古剑。老金家是双城的大户,住在正白四屯,家里有一百多垧地,城里的钱号也有他们家的股份。当时二嫂和二哥处对象的时候,金老爷子极力反对,却扭不过闺女倔强,只能听之任之了。听说我要去正白四屯,大哥不让,我这些日子东游西逛没魂似的,他又拿不出钱来让我上学,也挺操心的。我说要去看看树镂,大哥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我去找金鹏宇,和他一起走,也好有个伴儿。金鹏宇在城里的国高念书,当我到东南隅找到他的时候,却是一愣。只见金鹏宇穿着日本军服,头戴战斗帽,活脱是一个小日本鬼子。这是啥年头啊,乞丐穿狗皮,学生穿鬼皮。金鹏宇没有注意到我脸色很不好看,塞给我一张《滨江日报》,把我拉到了学校外面。我翻开报纸,上面有金凤英和张宗兰的名字,心理全明白了,她们已经牺牲了。“要报仇吗?现在还不是时候。”金鹏宇看我盯着他的衣服,不禁攥起了拳头。“我敢揍警察,你信不信?”我知道国高的学生毕业了是可以当国兵的,满洲国的警察不敢惹他们。凑巧的是正好一个警察晃晃悠悠走过来,鹏宇上去就是俩耳光,警察被打得楞么愣眼的。我顿时想起了哈尔滨的那几个警察,上去就是一个扁踹,警察爬起来就要冲我来。“怎么?你还敢还手!”鹏宇举起拳头还想揍他,那个倒霉蛋只好灰溜溜走开了。等鹏宇消了气,我说明了来意。金鹏宇表示可以把古剑给我,但是他说那玩艺也不顶什么用,我要可以拿去玩,量我也不敢杀人,只是不能把她姐姐的事告诉金老爷子。金家大院很大,院墙有三米多高,四角还有炮楼子。金老爷子还算客气,只是眼神有些暧mei;徐金氏还是老样子,看着小树镂是她唯一的营生;小树镂看见我就问我:“妈妈和姑姑什么时候回来呀?什么时候给妹妹报仇啊?”我只好糊弄他说,妈妈和姑姑回佳木斯了,那几个警察和特务已经被叔叔和舅舅打死了。这时我不禁想到,金老爷子肯定什么事都知道了,只是不说罢了,他再有钱又能把日本鬼子怎么样呢。我和金鹏宇在夜里把古剑偷了出来,第二天就回到城里来,临走时徐金氏给了我一些钱。走到城门的时候,金鹏宇也给了我一些钱,鹏宇还想帮我把剑带进去,我不想让大哥知道,另外也找不到地方练习,就在城外找了棵大柳树,把剑埋在树根底下了。可是我又犯愁了,这么短的剑怎么使呢?找谁教我练剑呢?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