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5级片

天命离

内容详情

01.重逢细雨丝丝缕缕地飘下,轻轻地抚慰着这座衰老的城,残破的店铺,荒颓的断墙,战火已让它失去了昔日的繁华景象。小巷里空空荡荡,没有太多的生气,唯有屋檐下聚集的雨滴“滴答滴答”的坠落在青石板上,溅起一朵朵空灵的水花,然后便一同汇聚成浅浅的水流,顺着青石板的凹痕缓缓流去……脚步声渐渐临近,戛然停在拐进小巷的转角,等待多时的绣花伞轻轻抬起。“姑娘为何一人站在雨中,如今兵荒马乱,这样很不安全的!”一个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的少年出现在小巷的一头,似是诧异地问道,“那公子又为何孤身一人在这雨中闲走,连伞都不曾带一把?还偏要逛到这么僻静的小巷,莫非心有愧疚,以此来告诫自己,”女孩娇气的脸庞从伞檐下露出,轻灵的眸子调皮的注视着眼前的少年,略带嘲弄地说道,“你就是新来的校尉叶城吧,据说武艺了得,甚得大将军宠爱,因此可以便装在城中随意走动,甚是威风啊,叶校尉!”少年神情骤变,一个疾步来到女孩的伞前,满是悔恨地说道:“不,我是叶飞呀,婉儿。”瞬时,女孩的双眸水雾蒙眬,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手中的绣花伞也随之掉落一旁。少年赶忙拾起绣花伞,将女孩紧紧地搂在怀中,不再言语,任由女孩的眼泪深浸在他的心头,“你一走就是七年,连封信都不曾给我寄过,好一个狠心人。前些天,我在新来的驻城军队里看到了你,于是我就每天在这里等,可是你一直没来过,一直都没来过,害得我还以为认错了人,都怪你,都怪你!”“我在外面遇到些事情,不得已改掉了名字,四处流浪,多亏将军庇护,才有今天,我回来后也是急切地想去寻你,只是,只是怕……”叶城话到口边,却又收了回去,“只是怕我已嫁做人妇,对吧?”女孩的语气瞬间充满了愤恨,“我虽不是君子,但许下的誓言也不容别人如此羞辱!”女孩的头埋的更深,抽泣声抢占了雨滴的滴答声成了这小巷里的主旋律……七年前。天空飘着细雨,少年的身影慢慢地移动到小巷的尽头,留少女一人孤独的凝望,尽管离得不远,但却无法再抓住他的手将他挽留,哪怕只是片刻。“我花婉儿,会在这里一直等到叶飞哥哥的回来,否则,此生不嫁。”少年的心中回响着那般温柔的话语,立志功成名就后一定回来白马花轿将其迎娶,可谁知这一去就是七年。七年里,他四处漂泊,居无定所,不要说功成名就,就连回乡的勇气都早已被跑到了九霄云外。鞭炮声阵阵,街道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万人空巷,自从交战以来,便少有这样的热闹景象了。只见叶城身骑白马,胸佩红花,身后跟着一队人马,抬着花轿,吹着唢呐,场面虽不算宏大,但在这战火不断的年月里也是少有的阔绰。原来昨日见过婉儿之后,叶城得知婉儿父母已经在三年前故去,多亏邻里帮忙,什么事都照顾着婉儿,才能使他在遇见她,叶城心中愧疚已久,如今又以名就而归,再不愿让婉儿受半点委屈,于是便携婉儿一同来到将军面前,就将军赐婚,将军得知实情缘由后,甚是感动,当场赐婚,凭着对叶城的爱护,又将婉儿认作了干女儿,并要叶城明日便去迎娶成婚。宴席设在城墙下一片甚是开阔的平地上,百来张桌子已经摆好,一些简单的菜肴也摆上了桌面,如此大的声势在这小城里很是少见,围观市民都在议论着这是那户大家公子新婚,又是谁家小姐如此好命?可思来想去,在这城中着实找不出来,更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场面竟然看不到一人坐在宴席上,百来张桌子就那样静静的摆放在那里,真是奇了怪啦!就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位身材魁梧,面容刚毅而又从内到外给人一种和气的中年人出现在城楼上,身后一字排开两队威严的兵士,这不是新来的将军还能是谁。只见将军微微伸出双臂,做出一个下压的姿势,示意大家安静,“诸位,感谢今日赏光,来参加我的校尉和我刚认的干女儿的婚宴,”此时,叶城挽着花婉儿出现在众人面前,并无帮娘的陪伴,也并未盖红盖头,两人走到将军面前,向将军行了父母之礼,将军赶忙扶起,携着两位新人走到城墙边上,此时,城墙下众人方才看清楚这对新人的模样,花婉儿他们是认得的,可叶飞,也就是如今的叶城他们做事是记不起这小城里曾经还有一位这样的人物,“由于两位新人父母早亡,又再无其他可以依靠的亲戚,故今日在此,我来为他两人证婚,愿一对新人白头到老。今天为大家略备薄酒,到场的都是客,请大家随意入座,”城墙下顿时一片欢呼,大家相互打着招呼,围桌而坐,说着今天的见闻,将军在城墙上观望着城下的一片喜庆,不由得露出久违的笑容……02再离新婚次日。晨光还未完全穿破朝霞,军营的集结号角已经吹响,街道上嘈乱不堪,脚步声、呼喊声、东西的磕碰声混杂一起,叶城从梦中惊醒,看看身旁的婉儿,还在安然的睡着,便起身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刚走到门前,便听到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叶城。”一声浑厚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叶城马上意识到是将军,赶忙打开门闩,“这是怎么啦,将军?”叶城一眼察觉到将军的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据我方探子来报,西北方向有一小股敌军,我这就要率军赶去伏击他们,这次你就不用去啦,在这里好好陪陪婉儿吧!”将军戎马半生,不曾娶妻,也自知此生都将要在马背上度过,从未料想到还能在有生之年认婉儿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姑娘作自己的干女儿,于是心里对婉儿更是喜爱有加,直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对于此次的行动,虽然风险并不大,但为了婉儿,他却再也不想让叶城跟随他啦。“怎么了,干爹,这是发生什么事啦,你们不会是要出去打仗吧?“婉儿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让叶城和将军吃了一惊,军营生活多年,竟然未曾察觉婉儿的出现。原来,叶城起身后,婉儿也被窗外的嘈杂声吵醒,侧身一看,发现叶城也不在身边,心里瞬间便慌了起来,不过马上听到了将军与叶城的谈话,于是便匆忙地整理衣装,来到门前,看到将军一身戎装,便猜到,这是又要出征去啊,心里的恐慌更加一层,“呀,把婉儿吵醒啦,干爹正要和你说呢,我要出去几天,这次就不用叶城跟随啦,你们好好在家呆着,等我回来,给我接风。”说完,便看向叶城,只见叶城一脸纠结,将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再言语,婉儿也注意到了这一切,但自己也在纠结中,于是也选择了沉默,“不,将军,我去,我的命是你给的,我要始终跟随着你。“片刻的纠结后,叶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回头看着一眼婉儿,说道”婉儿,我会和将军平安归来的,不用担心!““嗯!”花婉儿努力地点点头,双眼已经开始泛红,尽管她支持叶城的决定,但经历了那么久的分离,刚在一起,又要分开,就算时间不久,心中也有种莫名的抵触,“也罢,那你赶紧收拾一下行装,一会到城门外集合。“将军转身,一声感叹,摇着头向着军营方向走去……叶城一身铠甲,腰佩长剑,笔直地站在城门前,婉儿把怀中的包裹慢慢地系在叶城的肩上,低着头,眼泪啪哒啪哒的坠落在尘土里,”好啦,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回来的,不用担心,“叶城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拂去婉儿脸颊上的泪珠,但这一切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婉儿依旧哭个不停,一阵西风吹来,叶城感到什么东西轻轻地触碰到了自己的脚踝,低头一看,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小小的花苞几乎垂进了尘土里,战火纷飞的岁月,美丽都是这般的无助,叶城忽然将婉儿揽入怀中,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我答应你,在这多菊花开的时候,我便回来,就算行动没有进行完,我也向将进军报告请求他让我回来,看看他漂亮的干女儿,这样行吗?”“行,”听到叶城这句话,婉儿不禁破涕为笑,在叶城的胸口轻轻地捶了一下,“你说的啊,那我就这里等你回来,每天来看一遍,一直等到你回来。”“一夜悲欢一夜城,花凋人还末道中。自叹各应身是客,不道归迎是重逢。”一位老僧被一个小和尚搀扶着从叶城和婉儿身边走过,自是感叹的吟咏道,叶城看他们衣着破烂,想也是被战火所逼,四处流浪,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的境遇,于是从包裹中拿出一些干粮送与他们,“算是施主的答谢,阿弥陀佛。”……将军站在城楼上,将一切看在眼中……“出发!“一声号令,马蹄声纷扬而起,滚滚尘土不懂尘世,遮盖了期盼的眼神。婉儿站在城门下,望着渐去渐远的军队,听着越来越轻的马蹄声,不禁回身看了一眼那朵欲放的花苞,静静地蹲下身去,轻轻地拂去它身上的尘土,俶尔鲜艳的色彩变呈现在眼前,婉儿凝视了片刻,嘴角堆起了笑容,慢慢地向住处走去……可怜的人,他怎能看到花开,你竟然信了!03灭“将军,有埋伏!”……五日后。“将军,出来匆忙,我们的粮草不够,只能再坚持两天啦!”将军手按长剑,极力远望,并不言语……第六日。“传令下去,让大家养足精神,今晚突围,晚饭后如有剩余的粮草一并烧掉!”……“叶城,今晚你趁突围之际,骑上我的战马,趁乱逃走,带上婉儿,找一个深山僻静之地,聊过余生,不要再踏入这乱世,你多不用说啦,这是命令!”叶城望着将军离去的背影,感觉将军在瞬间苍老了许多,不再是以前那个骁勇无畏的将军啦!……哀嚎不绝,血光四溅,夜,总不像人想象的那样宁静。叶城骑着战马挑枪躲箭,不时回头看着昔日手足相依的兄弟一个个倒在血泊里,最终他的目光与将军交汇,“快走!”将军话音刚落,一只流矢急速飞来,正中将军胸膛,将军嘴唇微动,但却未能发出音来,在叶城的注视下重重地倒在地上,“将军!”叶城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勒马回身,朝着将军的方向策马而来…………“报告都督,敌军首领已经被流矢射死,这些俘虏如何处置?”“好,这一仗打得好,把俘虏全部给我押回去作奴隶!哈哈哈!”叶城和一些兄弟相互搀扶着被押解朝着西南方向而去……花开,花落。花又开,花还落。一年又一年,花开复花落,那这花究竟开过没?人至又人归,那人是否真的来过?你说来与去之间,有一段回忆,可以证明他曾来过,可是谁能证明这段回忆是真的呢?越是深思,越是怀疑,他真的回来过吗,怎么感觉就像一场梦啊!三十六年后。“赦……两国联姻,恩惠四方,特赦俘获之人回归故土,愿两国和睦,万世长安!”……一老者背着行囊,面带喜色,步伐轻盈地走在一条小路上,忽见一僧人迎面走来,便问:“师傅,师傅,可是从晓月城来?”僧人打量老者许久,然后放声大笑,自顾自的走了,不再理会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到:“果真不假,果真不假。”老者见原来是一痴疯僧人,便也不再追问,正要继续赶路去,忽听那痴疯僧人又是一语:“我于归去林中等你。”见又是一疯语,老者也不再理会,加快脚步向着晓月城的方向走去……星辰浩亮,银河漫悬,老者感到晓月城时夜色已深,四野虫儿鸣唱,点点荧光闪烁不定,多美丽的夜啊!看到这般景象,老者欣喜不已,便赶忙向城门走去,刚走到门前,看到两扇城门紧紧闭着,便是一愣,然后拍着自己的脑袋大笑道:“真实老糊涂啦,怎么忘了这中原的城是有关门一说的啊!看来要明早才能回去喽!”老者慢慢地走到城门前,伸手摸着那道道裂痕,神情缓缓由喜转悲,心中暗自问道:“这道道裂痕不知是自然而成,还是刀剑留伤,但都是这流过的岁月的踪迹,最终又化作了岁月本身!”老者转身长叹:“三十多年啦,毕竟三十多年啦,疑似物是,人可能非,这人,这人啊!”老者倚在城门边上,口中叹息不断。恍惚间,老者来到一个热闹的街道上,只见众人站立在路的两边,有的说说笑笑,有的指指点点,老者低头正寻思着这是发生什么啦,忽见自己已不是那般老态龙钟的模样,而是一副少年皮囊,还不等他惊讶,便听到一阵鞭炮和唢呐的混响,好是熟悉,他随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花轿缓缓而来,前面以一胸佩红花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带领,场面甚是浩大,他也不由被这喜庆的氛围所感染,面带喜色,注视着花轿缓缓从自己的眼前经过,,忽然一阵说不大不小的风吹起了花轿侧窗的红色锦帘连着新娘的红盖头也一并吹起,他看到了新娘的脸。“不,不,这怎么可能?”他惊慌地叫喊着,可无人理会,忽然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待一切回复正常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荒院内,只见这院内杂草丛生,屋宇破败,一座坟冢筑在院子正中,冢前有一石碑,面朝西南,西南,对是西南。他脚步发虚,心中充满恐惧地走到石碑前,低头看向那碑面上的字,看完只觉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大梦终将醒矣,大梦终将醒矣!”老者仿佛又听到白天那痴疯僧人不着边际的疯言疯语,从梦中醒来,睡意毫无,便起身走到城门前,此时已是破晓,几缕霞光穿破云层射向着偏僻的小城,城门前已挤满携带着各种蔬菜准备出早市的农人,而城内还是一片寂静,在这寂静中,一朵淡黄色的菊花迎着晨光欣然绽放,一只满是皱纹的手轻轻地将它抚摸,“这么多年,这城中竟只有你这一株菊花,兵荒马乱竟未死去,真是造化啊!”老婆婆一边抚摸着花,一边自言自语道。“吱”一声长响,苍老的城门慢慢打开,老婆婆起身向城门外望去,人流涌进,与往日无异,只是有一老头傻傻地站在的城门中间,正好挡住自己远望的目光,老婆婆微微抬头,看清了他的脸,瞬间四目相对,满是泪光……最后一缕夕照躺进了梦乡,夜悄然来临,一只满是皱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一朵菊花,“三十多年,三十多年,造化,造化弄人啊!”老婆婆轻轻地将那朵菊花揪下,扔向无尽的黑暗,“这菊花怎么还不开啊,它怎么还不开呀!”老婆婆一边向黑暗中走去,一边喃喃道:“今早见到的那老头好可怜啊!可惜走得那么匆忙,没能留住喝杯茶!真是可怜!”……一老者佝偻着背,步履阑珊地走在夕照里,一边走着,一边不停地低声絮叨着:“可怜,好可怜啊,可怜,好可怜啊!”不觉间来到归去林中,忽听罄钟高响,只见那昨日的痴疯僧人哼唱着没有调的歌谣从身后走来,歌曰:“三纪春秋烽烟过,苦了佳人,平生浮沉只为情,寻着了,又道可怜人,可怜人,可怜人,世间皆是可怜人,怎如我归去,不如归去”。“去时相遇,归时又遇,看来我与施主有缘,不如与我归去,游荡这四时山水,岂不快哉!“……黑夜下,只见两人一前一后向着远方走去……时光漫渺,过往难忘,却只缘命中少了那份灵犀,便两相悲伤!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